认真学习,有事找@等爸爸吃饱了就弄死你。

没有粮我就自己做点暗黑料理了(1)

(ノಥ益ಥ)百合向

(ノಥ益ಥ)天刀x基三

(ノಥ益ಥ)想写秀真没本事,俩都不会玩,然后我就去练了个天香

(ノಥ益ಥ)不会下棋!

(ノಥ益ಥ)最喜欢那把有鲤鱼的伞了但是等级太低改个名

(ノಥ益ಥ)天香奶用的是伞,战斗型用的是剑


“虽属八荒,不问江湖事。”这是裴闻天最常说的一句话,而游鲤伞此时不再是一把趁手的武器,而仅仅是用作伞罢了。

裴闻天对江湖事其实并不是不理,而是不管,不插手。直至今日,她无法继续置身事外,那伞上的白荷才又变得栩栩如生。
“裴先生隐居多年,为何突然出山?”戴着鬼面的女子执黑先行,宛如一条巨大如怪物的黑鱼,似要将这游鲤吞入腹中。
“在下隐居修心多年,莫说是剑,怕是连伞都快不会使了。”答非所问一般。裴闻天执白在后,白子非游鲤,好似一张网,将黑鱼仅仅困于网中,动弹不得。
鬼面女子似是愣了一下,斟酌片刻后又道,“真武的道友出山应于半月之后,先生既已执白,又何必猜先而先行一步呢?”
棋盘上的争斗仍再继续,黑鱼比网子能困住的鱼要更为凶猛而刁钻,如此柔韧的网似乎再也无法牵制住它。
裴闻天微微一笑,将白子放回了盒中,“道不同却为同谋,她与我同是为了这天下苍生,又何必在意先后?”
鬼面女子将先前被吃掉的白子下“网”中,“先生此行是要加入恶人谷,而道友必定是要去浩气盟。先生这一步先行是怕伤了她吧?”
裴闻天不可置否地耸耸肩,拿起游鲤伞向屋外走去,微寒的春雨击打着伞面,游鲤仿佛于水中游动一般,随屋外偌大的雨一同存于天地间,挣扎着,却又无比鲜活。
鬼面女子将黑子落于棋盘上,顺着打开篱墙的吱呀声与雨声望去。
棋盘之上,黑鱼将网撕裂,棋局外,游鲤仍旧鲜红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长坂 | Powered by LOFTER